也使得消费者的利益存在潜在的受损可能

2018-12-12 16:32

欧盟对谷歌的罚单开出之后,反垄断领域的评论者认为:未来,对互联网巨头垄断行为的判断将会变得更加困难。如果微信并没有全面屏蔽抖音链接,而是让抖音链接在朋友圈里面出现的概率降低。比如,我有800个好友,但是分享了一条抖音链接之后,只有400个好友能看见。用户是难以察觉这种更为隐性的屏蔽的,这种屏蔽行为也更难追踪、确认和监督。这些都是未来亟待回答的问题,它需要懂得技术、懂得商业的人参与讨论,但问题的核心始终是公共利益——平台的商业利益和技术特性,都要以不伤害公共利益为前提。

最近一个月,字节跳动(今日头条)和腾讯之间爆发了“头腾大战”。6月1日,双方都对对方提起诉讼,认为对方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。大战的最初起点和最核心问题,是腾讯在自身平台上对抖音链接的选择性屏蔽,以此变相扶持自家的短视频产品。

按照欧盟评价垄断的核心———遏制创新来看,屏蔽链接的做法令创新者丧失了入场的机会,或者入场的成本被因为垄断而提升了,这会构成对创新的遏制。按照美国反垄断的核心——消费者受到伤害来看,平台屏蔽入场者的做法,也使得消费者的利益存在潜在的受损可能,因为用户信息获取成本提升了,选择的机会减少了。

对比谷歌对googleshopping服务的扶持,腾讯做的显然是更进一步了。谷歌不过是将自家产品放到了更显著的位置,而腾讯则是限制乃至直接屏蔽竞争对手产品在自身平台上的存在。

选择性地屏蔽链接,则更是有违网络平台的中立性原则。现在,“网络中立性”(netneutrality)原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共识,它的基本意思指的是: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的电信公司,不能让有的网站跑得快、有的网站跑得慢,更不能选择性地屏蔽网站,因为这样有违公共利益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一原则可以扩展到大平台上——拥有巨量用户的互联网平台,不能让有的链接看得见、有的链接看不见。法学专家mauricestucke就在接受《经济学人》采访时说:“我们需要让那些超级平台遵循中立性原则。”

有人认为,“头腾大战”不过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商业利益之争。甚至有人认为,商业公司在自家的平台上做出任何事情,都是无可厚非的策略选择。但“头腾大战”的核心问题,恰恰不是商业利益,而是公共利益,它关乎的并不只是两家公司的营收,更是我们是否能够拥有一种更好的、基于数字技术的公共生活。

前段时间facebook闹丑闻,很多人说要卸载,但最后facebook并没有流失太多用户。现在微信屏蔽抖音链接,让很多人觉得不方便,但是同样可以想见,微信的用户数不会受到什么影响。这也就意味着:当到达一定规模之后,平台和用户之间的权力是极不对等的,既有平台和新入场的创新者之间的权力也是不对等的,因此平台必须受到更严格的监督,用“商业决定”来为自己辩护是不够的。

从理念性的层面来看,链接是互联网的核心,如果没有链接,互联网就不是互联网,而是一个个分散的孤岛,或者牢笼。因此,屏蔽链接、制造孤岛的行为,是与互联网的本质理念背道而驰的。

(作者系媒体研究者)

从较为实际的层面来看,平台到达一定规模之后,就具备了强烈的“网络效应”(networkeffects),就具备了侵害消费者权益和竞争对手利益而不必担心后果的能力。通俗来说,这种效应的意思就是:当你身边的人都在用某一个平台,你就不得不用它;当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用它,最后基本上就是所有人的人都得用它。在这种网络效应之下,用户是很难退出的。因此,“你要是不喜欢,可以用脚投票”这种说法,在现实中往往并不能成立。

当互联网平台成长到一定规模,它就具备了鲜明的公共利益属性,它所作出的任何决策,都可能会产生明显的社会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