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锡红将倪浩转到湘雅二医院

2018-08-21 15:18

“去年6月6日。”康锡红指着身后说:“就是在这个地方,当时他刚吃过午饭,靠在沙发上看电视,本来还和公公婆婆有说有笑的,忽然喊脑袋痛得受不了,我公公当即给他刮痧,他没有好转,还是呕吐不止,抱着头说痛得想把脑袋剁下来。公公婆婆吓坏了,恰好这个时候我女儿要尿尿,公公只得抱她出去,等他转身回来一看,倪浩已经瘫倒地上昏迷不醒,呼吸微弱、小便失禁……”

这天下午,记者来到长沙市新开铺路的湖南湘电长沙水泵厂特泵公司宿舍,康锡红和她丈夫倪浩的住所。走进倪浩卧床的房间,这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中药味。康锡红看上去脸色有些暗淡,但精神不错,她告诉记者,现在倪浩的意识已经有了一点恢复,“脚趾头能自己动了”。说着,她掀开床上的被子,轻轻拍一下倪浩套着厚棉袜的脚,脚趾头果然动弹了几下。“浩子,你看,这是报社的记者。”康锡红用手示意,记者凑到床前,躺在床上的倪浩看了记者一眼,随即将目光转了回去。“呵呵,他不认得你。”康锡红笑着对记者说。

1月21日,康锡红将刚煎好的中药倒进碗里,一边搅拌一边用嘴轻轻吹着。她走进丈夫的房间,小心端着药凑近到床前,“浩子,吃药啦。”躺在床上的倪浩听到她的声音,原本瞪着天花板的眼睛慢慢移向了她。

康锡红的公公立刻喊来倪浩的同事,将昏迷的倪浩送到附近医院,经过抢救,倪浩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。等到康锡红怀揣着借来的一万元钱匆匆赶到医院,医生告诉她说,倪浩颅内严重出血,脑血管破裂是造成头部剧痛的原因。“他得的这种病叫先天性脑血管畸形,平时没有症状表现,有的患者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发病。可一旦发病,轻的会留下后遗症,重的成植物人或者死亡,像倪浩这种情况,保住性命算好的了。”康锡红介绍。

手术后的倪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十多天后才睁开眼睛,可是他已经成了没有任何意识的“植物人”。并且颅内、肺部都受到感染,各种并发症也接踵而来,医生建议转院进行肺部感染的治疗,康锡红将倪浩转到湘雅二医院。期间,她一边忙着工作一边和家里人一起照顾倪浩。“那段时间小康每天上班前就买好鸡、鸭、排骨,下班一回到家就炖营养汤,然后赶几十里的路,从南门跑到北门,跨了大半个长沙城区到医院去照顾倪浩……”倪浩的同事吴奇明说,“她整个人看上去恐怕瘦了二三十斤,我们都有些心疼。”

“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发病的?”在隔壁房间坐下后,记者问康锡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