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是负数

2018-08-20 15:24

最后说明的一点是,取消作业后,并不意味着学校功能在假期中的缺失,学校可以指导性地布置各类活动作业。首先是阅读。因为孩子们平时没有完整的阅读时间,假期正是阅读的好时机,学校应想办法调动学生的阅读兴趣,鼓励学生阅读,为学生阅读提供各种条件,如开放学校图书馆,或组织小组阅读活动。学校还可以和社区、家庭合作,开展各种活动,如社区服务、体育活动、娱乐活动等。

来找我咨询的家长,大多数是他们的孩子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,有的已经处于神经病的边缘。这些孩子一般都比较大了,至少上初中或高中了。在对孩子成长状况的询问中,我几乎从所有案例中看到了一个共同的细节:从孩子一上学,这些家长就在写作业、考试成绩方面投注过多的热情,然后对孩子进行错误的管制,长期在学习问题上和孩子纠结不清,一点点伤害孩子,一步步把他们推入痛苦的深渊。家长花了很多功夫,可到头来,却惶恐地发现,他们的孩子不但学习没搞好,心理、道德方面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。

二作业之痛是孩子最痛

假期来临的时候,就是数以千万计家长和孩子为假期作业而纠结痛苦的时候。暑假以来,我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和收到家长们的来信中,总被问到这个问题:孩子不想写假期作业怎么办?

在这里,我想明确地提出一个建议,这个建议不是提给家长们的,首先是提给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——第一,取消小学生、初中生的家庭作业(日、周、寒暑假所有书面作业),孩子们的日常作业,要控制在在校时间可以完成的量以内;第二,绝不允许以传统的上课方式教幼儿园的孩子们学习拼音、数字计算、英语单词之类的内容,当然更不可以有书面作业;第三,高中生已比较成熟,学习状态已比较稳定,而且考虑到我国高考的特殊性,高中阶段可以布置选择性书面作业,写什么应让孩子有自主权。

如果职员经常被老板强迫在该休息时加班,他会反抗。反抗的人多了,那么老旧的意识,乃至整个社会相关的政策及法律制度就会做出相应调整。孩子们是弱势群体,他们即使身受某种摧残,也无力去申诉和反抗。这些年,因为作业导致儿童自杀的事件发生过多少起,人们只是习惯到当事人身上问责,或归因到“生命教育的缺失”,很少有人想到繁重的作业本身就是最大的隐患。

并非家长替孩子写作业这个行为本身有什么教育意义,这些家长共同要做的其实是另一件事:把孩子从作业的奴役下解救出来,保护孩子的学习兴趣,帮孩子节约时间。大家敢于这样做,因为有共同的心理基础:实事求是。当家长们坦然地替孩子写作业时,其实已经勇敢地承认,作业不过是一种习惯,并不是必需。

这其实是个简单的常识判断。我们只要想一下,全世界的学生和教师为什么都要有假期,这个设置最初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心理基础,那么答案就出来了。假期是人为设置的,却是自然告诉人类的。

当下,似乎所有的人从内心深处都在厌恶“作业”。孩子在作业中痛苦挣扎,家长在对孩子作业管理中生气,教师在繁重的作业批改中劳累,整个社会在呼吁减轻学生的负担——但没有人敢质疑作业存在的合理性。多年的习惯,使作业在人们眼中太过神圣,尽管很多教师和家长自己在儿时也并不喜欢写作业,但成年后,却有根深蒂固的作业崇拜情结。包括孩子们自己,当他们不想写作业时,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是这作业不该写。他们只会认为是自己有问题,自己不够用功,不是好学生。

我们大体都清楚作业是怎么回事。可以做这样一个实验,随便找一天,随机抽取全国各级各类中小学当天各科的作业,然后从心理学和教育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些作业的必要性。可以肯定的是,绝大多数作业是无意义的,它们对儿童的学习少有积极意义,总体效果不是零,应是负数。

整个人类社会的假期越来越多,无数的成年人享受到了假期的舒适,近二十年,我国在假期设计方面进步非常快,到目前,大体可以和国际接轨了。但是,我们的孩子,在近二十年中,假期却被越剥夺越少。到当下,中小学生不但没有了假期,而且假期往往要被填塞进比平时更多的学习任务。除了要把学校布置的数量不小的作业完成,还要上各种补习班、才艺班、特长班等。他们的假期甚至比平时还要累。

面对这些被永远伤害了的孩子,我在痛心之余总会想,假如没有家庭作业这个东西,孩子们受到的伤害就会小很多;中小学生自杀率及心理疾病发病率就会至少降低一半。

我近几年认识了几个很优秀的家长,他们的孩子都品学兼优。我们交流了一些家教经验,发现大家几乎都替孩子写过作业。我还从媒体上看到几个在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孩子的报道,他们的家长在谈到对孩子的培养时,居然也提到常常替孩子写作业。所以我感叹:好的家庭教育都是相似的……

有人说,童年消失于上学的那一天。也有人说,人生的不幸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。这些略有偏激的话在当下也是事实。家庭作业在制造中小学生的“不幸”中,扮演了一个极重要的角色。

对这个问题,我一直以来所能给出的回答就是,请交给孩子自己安排,允许他们安排不好,也要允许他写不完。如果担心到学校不好交代,家长可以代写。总之就是不要让暑假作业为难孩子,避免孩子对学习产生逆反情绪,这样才有利于他新学期对学习有基本接纳的心态。

在成年人的世界中,“假期”的基本含义是排除工作的;如果在这个时间有的人还必须得工作,那就是一种非正常状态,需要领双倍工资来补偿。包括学校的教师,放假也意味着休息,为什么单单是孩子们,最需要自由和玩耍的孩子们,他们的假期却没有真正的自由和放松,必须背负一项天天都要进行的工作——写作业。

当下,在我国,假期已不是假期,中小学生的假期已成了另一种形式的“学期”。

现代教育引入我国后,“假期”自然也被引进来了。估计在最初的假期中,老师偶尔也会给孩子布置些作业,但一定很少。大家首先知道,之所以放假,就是要孩子们过一段完全不同于学校生活的自由日子,这样才能保证他们在接下来的新学期能正常面对新的学习生活。可惜的是,人们后来忽略了自然的用意,慢慢地把当初设置中“作业”这个可有可无的小细节保留下来,并在多年的演变和重复中,误以为这细节是必不可少的程序,并渐渐放大其功用,让写作业占用了太多的假期时间。

每个成年人都从童年中走过,请返回头想一下,真诚地回答:中小学时期,尤其小学时期天天布置的家庭作业、寒暑假作业对我们的学习真有必要吗,它让我们的学习状态更好更稳定,还是仅仅给年幼的我们添一些麻烦?

孩子们一上学就掉入作业的漩涡中。他们因作业而失去玩耍的时间,因作业不断地遭遇家长和老师的训斥,因作业丧失尊严和快乐,失去自信和创造力。作业首先伤害的是孩子的学习情感,使许多孩子永远地不爱学习了;进而伤害他们的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。如果我们不虚伪,就要敢于承认这个事实:大量无聊的作业不但无益于学习,而且变得有害,绝大多数的孩子已被作业捆绑得遍体粼伤了!更要命的是,现在幼儿园也开始模仿小学这套作业机制,刚上小班的孩子,居然天天也有家庭作业。孩子们被伤害的时间提前了!

面对孩子,人们已忘记了假期的含义。以至于假期要不要上补习班,在当下居然成了讨论不清的话题。

现在孩子们生活的内容极大地丰富起来,课程以外可学习的、需要学习的内容非常多;而且,学校课程学习本身就应该在学校完成,一般情况下没有必要延伸进家庭中,尤其对于低幼儿年龄的孩子来说。那么,家庭作业这个无聊的东西,是不是也该被弃置不用了?

回家多写作业就可以让孩子学得更好,这不过是一种物理意义上的推断,表面上合乎逻辑,实际往往不成立。物极必反,太多的作业就是反教育的。

这么多年,似乎很少有人思考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矛盾。我们根深蒂固地认为,学生的任何休息日都必须是有作业的,就像裤子必须有两个裤腿一样。所以,作业是那样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孩子的每一天里——回家有家庭作业,周末两天有更多的家庭作业,五一、十一小长假有足够多的作业,较长的寒暑假有更多的作业——365天,孩子们哪里能休息一天?!

害怕死是人的本能,“珍惜生命”其实不需要去教育。如果一个人没有痛苦到极限、害怕到极限、绝望到极限,他是不会去自杀的,孩子更是这样。作业之痛已成为孩子最痛,他们小小的肩头已不堪负重!

三作业不过是一种习惯

取消孩子们的家庭作业,不是不体恤家长们对孩子成绩的渴望,不是不顾及孩子的未来;这样的提议,恰是出于对孩子们一生发展的考虑,恰是为了使他们成长为身体健康、心理健康、热爱学习、能力出众的国家和民族的优秀人才。

四应取消家庭作业

一“假期”还是假期吗?

我的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一书中有篇文章是《替孩子写作业》,单是这个题目已对一些人的思维定势形成挑战。确实,我当年替女儿写作业时,有的人听说后,很有些嗤之以鼻,等着瞧我的好看。现在,有的家长即使看了整篇文章,仍然会说,虽然你说得有道理,但你女儿学习好,所以你可以替她写作业。我的孩子本来成绩不好,不写作业怎么行。

每一种作业本身大体都没有错,错的是人们对它的态度和使用方式。正如人体生长和健康需要营养,蛋白质、脂肪、糖、维生素等都是必不可少的,但如果哪一样给得太多太满,身体相应的功能就会出问题。过剩的营养是杀手,无孔不入的作业也是隐形恶魔。

我曾看到一个案例,美国一位教育家做了一个试验。他选择了两所水平相当的学校做实验,一所学校按常规进行教学,即孩子们在学校只是上课和写作业,类似我国现在的学校状态;另一所学校的孩子们学习半天,活动半天。活动内容就是做手工,有木工、缝纫、烹调、养植等,没有书面作业。结果,几年后,两所学校的成绩不相上下,但后一所学校的孩子们综合能力明显高于前一所学校。